• <blockquote id="gigca"></blockquote>
  • <samp id="gigca"></samp>
    導航菜單

    臺灣、東北小伙搭檔 打造用工領域“滴滴打車”薩伊雅迪哈

      北京12月1日電 題:臺灣、東北小伙搭檔 打造用工領域“滴滴打車”

      作者 李晗雪 李雪峰

      “他去跟餐廳老板講世界、講人類,把我氣死。”東北小伙兒鮑冠宇這樣“抱怨”他的創業合伙人、臺灣小伙兒徐韜。

    圖為9月17日,徐韜與公司負責技術的同事共同解決后臺在運作中遇到的問題。
<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李雪峰 攝
    圖為9月17日,徐韜與公司負責技術的同事共同解決后臺在運作中遇到的問題。 記者 李雪峰 攝

      “鮑冠宇把徐韜‘騙’來北京創業”,已成為這組搭檔說笑的一個梗。這個兩岸團隊,當下正構建在用工商戶與求職者間進行智能匹配的靈活用工平臺——他們比喻為用工領域的“滴滴打車”。

      鮑冠宇說,徐韜演講能力極強,文化水平又高,能和投資人談得特別好,但到一線市場就稍顯不接地氣;而他綜合能力強,善于和客戶打交道,“所以我們打配合”。

      “我們思維方式不同,天天‘吵’,但也彼此離不開。”徐韜也笑說。

      這對來自天南與海北的搭檔,向分享了團隊的創業故事。

      四、五年前,徐韜還在臺灣讀新聞系本科,并同時推進一個幫公益組織和志愿者進行匹配的創業項目。一次課堂上,徐韜分享了這個項目,課上一位大陸交換生隨即跟他說,這個模式可以做成服務企業的商業項目,在大陸一定能做起來。這位交換生,就是鮑冠宇。

    圖為9月15日,徐韜在北京參加青年創新創業大賽。
<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李雪峰 攝
    圖為9月15日,徐韜在北京參加青年創新創業大賽。 記者 李雪峰 攝

      徐韜去北京前,兩人只單獨見過一次面,從下午兩點聊到晚上十點。徐韜說,那時還半信半疑,就想先去大陸考察看看。

      “我早有創業想法,當時留意了35個左右臺灣青年作為‘備選搭檔’。”鮑冠宇笑稱,最終“選中”徐韜,除了兩人能力互補,更重要是有共同的長遠目標。兩人都想做一份面向未來的事業,對大陸市場潛力、創業所需付出,認識幾乎一致。

      2017年,徐韜往返兩岸數次,確定了項目可行性,當年8月和鮑冠宇在北京清華科技園注冊了公司。2018年,徐韜把家搬到了北京。

      “他剛來的時候,看到合租房10平方米不到,還是公共廁所,人都蒙了似的。”鮑冠宇說,徐韜剛來時,生活條件上心理落差很大,但很快就適應了。“我跟他說,你選擇了,這就是北京創業的條件。當然也有更好的房子,我們得自己去創造。他心態很好。”

      徐韜只身來大陸,鮑冠宇也感到對搭檔有些親人式的責任。一次徐韜在外地出差時感冒發燒,又不知到哪里買藥,只有給鮑冠宇打電話。鮑冠宇接到電話先有點詫異,然后幫徐韜點了感冒藥外送。“他也只能找我。”鮑冠宇很哥們兒地說。

    圖為9月17日,徐韜(右二)與合伙人鮑冠宇(右一)在公司辦公室。
<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李雪峰 攝
    圖為9月17日,徐韜(右二)與合伙人鮑冠宇(右一)在公司辦公室。 記者 李雪峰 攝

      2018年,面向大學生群體的靈活用工平臺上線。清華科技園附近就有不少大學,“輕松找工作”的特點讓他們一兩個月內就吸引到近萬學生用戶。

      “當時覺得創業太容易了,然后就發現我們太單純了。”徐韜笑說,當學校開始期中、期末考,學生就不工作,大量餐飲商戶打電話來投訴。暑假一來,學生用戶干脆直接“消失”。團隊于是下線產品、向商戶道歉,開始修正業務模型。

      徐韜說,這期間,有10個月發不出工資。團隊租不起辦公室,只能在各自家中線上開會、偶爾聚在一起討論。每個人的信用卡都刷爆了,他也吃了10個月泡面。

      “我家境不算太差,但覺得總不能一直靠家里;就努力降低生活成本、給自己壓力,想著要盡快找到方向,讓公司產生收益。”徐韜說,那時也不確定下個版本怎么改、市場要什么,但他堅信,靈活用工在發達國家既已有相當高比例,在中國也將是必然趨勢。

      當時,團隊每個成員每天一家店一家店和餐廳、酒店老板聊天,用最接地氣的方式了解市場需求,跑遍了北京所有商圈。

      徐韜說,過程中有很大心路歷程變化。“首先發現做事業不是靠運氣,不是說大陸有什么優惠條件,我來試試能獲得什么好處。而是一旦要做,就要把所有的精力、時間全部投入,才有可能成功。”

      也正是破釜沉舟的踏實調研,給了徐韜此后面對投資人的底氣。

      2019年下半年,團隊上線了創業以來最滿意的版本——“小包智工”。徐韜說,過去的招聘平臺做的只是信息交換,是“線上布告欄”,他想做的是用工領域的“滴滴打車”,只不過雇主訂單發出后,派來的不是車,而是適配的求職者。求職者也可結合不同雇主的要求與自己的可支配時間,靈活安排日程,同時為多家雇主工作。

      但春節期間疫情暴發、餐飲業歇業,“小包智工”的業務完全“停機”。沒想到的是,投資人對“小包智工”反而更感興趣,項目融資資金很快到賬。

      徐韜分析,疫情期間,商戶間縮減成本的“共享員工”模式興起,“疫情讓大家看到,靈活用工的市場是有很有發展潛力的。

      今年7月底,“小包智工”正式重啟,營業額一個多月就達到200多萬元人民幣。

      徐韜說,如今網購電商業務的整套產業鏈已經成熟,服務貿易也一定會經歷互聯網思維的變革,而大陸市場是世界上最大的創業市場,也是最友好的。“如果不是我來做,就會有別人來做,我希望自己成為社會進程的一部分。”

      他還說,“90后”“00后”的新一代工作者,比起忠于企業,更加忠于自己,是更靈活和自由的靈魂。“我們認為工作者是智慧化的工作者,有主體性,不是附屬于某家企業的螺絲釘,這是我們為什么叫‘小包智工’。”徐韜說,希望通過小包智工,讓工作者更體面、更有尊嚴。(完)

    【編輯:房家梁】
    A片毛片在线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