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igca"></blockquote>
  • <samp id="gigca"></samp>
    導航菜單

    澳議員承認自己曾吸毒 還呼吁停止毒品零容忍政策

    原標題:澳大利亞議員承認自己曾吸毒 還呼吁停止毒品零容忍政策

    [文/觀察者網 李天宇]據《悉尼先驅晨報》1月21日報道,澳大利亞綠黨政客凱特·費爾曼(Cate Faehrmann)近日承認自己曾有過吸毒史,并呼吁政府停止對毒品的零容忍政策,改為進行“藥物測試”。

    在發表于《悉尼先驅晨報》上的一篇文章中,費爾曼不僅披露了自己的吸毒經歷和自己家庭的吸毒史,還提到她認識的各界人士,包括“記者、工人、律師、公務員、警察和政治家”等都有吸毒者。

    凱特·費爾曼

    凱特·費爾曼

    凱特·費爾曼現年48歲,目前是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上議院的綠黨議員。在她的文章中,凱特提到自己的母親就曾沉迷于“處方藥”,而自己的吸毒史更可以追溯至20世紀90年代,也就是當她還是一名大學生的時候,在那時她就曾與一起合租的室友在自家后院種植大麻,之后她又接觸了MDMA(亞甲二氧甲基苯丙胺,即“搖頭丸”)類藥物。

    “我們知道這么做是違法的,但我們也做好了承擔風險的準備,畢竟玩得盡興才是最重要的。”她這樣寫道。

    在當時,澳大利亞還沒有在各大音樂節上或狂歡派對上安排緝毒犬的規定,但如今此類活動都會在入口對參加者進行嚴格的搜查。凱特稱,這類措施導致某些吸毒者選擇在入場前就吸食大量不同毒品(以躲過搜查),并更容易死于吸毒過量。

    事實上,自2018年9月至今,澳大利亞已經發生了六起參加狂歡的吸毒者因吸毒過量而死亡的事故。為了應對這一情況,新南威爾士州在1月19日公布了一系列針對音樂節和狂歡派對之類活動的工作人員的新規定,并宣布了最高超過一萬澳元(約五萬人民幣)的違規罰款和一年監禁的處罰措施。

    就在這一規定公布當天,有數百名示威者聚集在悉尼市政廳門口,要求新南威爾士州州長格拉蒂絲·貝姬蓮(Gladys Berejiklian)改變她對毒品的強硬態度,并在音樂節上實施“藥物測試”制度。

    要求“藥物測試”制度的示威者

    要求“藥物測試”制度的示威者

    “藥物測試”(Pill Testing)指的是一種讓吸毒者將自己準備使用的“藥物”交給專門的測試機構,并由該機構給出“合適的”劑量與純度以減少其吸毒行為對健康的損害的方法。

    凱特是這一制度的支持者,她在文章中呼吁政治家“真正了解毒品,并接受毒品是健康問題而不是犯罪問題”,并稱“政府對毒品的強硬態度不僅導致了禁毒失敗,而導致更多人失去生命”。

    但新南威爾士州衛生部長布拉德·哈扎德(Brad Hazzard)1月21日對澳聯社說,她(凱特)的言論聽上去像是對吸毒行為的認可。

    “她仿佛是在說‘我吸過毒,然后沒事,所以你們吸了也沒事’,我認為這對年輕人是一個非常非常糟糕的信號。”哈扎德說。

    但凱特卻將哈扎德的表態稱為“荒謬的廢話”,她告訴澳聯社“年輕人已經不再聽從于政府,因為政府的回應是在拿他們當傻瓜”。

    凱特對媒體說,在澳大利亞每年有五千人因酗酒而死,而煙草每年則導致近兩萬人的死亡,“任何藥物,無論合法與否,只要超過了劑量,都是極其危險的。”(英語中沒有“毒品”這個詞,只有合法與非法的“藥物”(Drugs)的概念)

    凱特還用自己的家人舉例。她的父親有很大的煙癮,母親則對阿片(即鴉片)類和苯二氮平類藥物(如“安定”等)嚴重上癮,且都死于與用藥相關的癌癥。

    “如果一個人吸煙、酗酒或者濫用處方藥,那么對他而言‘禁止吸毒’這種警告的虛偽性是顯而易見的。作為立法者,我們不能選擇視而不見,或者一味告訴公眾與他們實際經歷不符的辦法。我們需要的是從吸毒者的感受出發的,開誠布公的討論。”

    盡管凱特做出如上表態,但新南威爾士州州長還是在1月21日再次強調了自己對毒品的“零容忍”態度。

    格拉蒂絲·貝姬蓮,新南威爾士州州長

    格拉蒂絲·貝姬蓮,新南威爾士州州長

    另外,澳大利亞現任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最近斷然否認了反對黨領袖比爾·肖頓(Bill Shorten)對其“在上大學期間可能吸過毒”的懷疑。

    A片毛片在线视频免费观看